当前位置:xmcq.cn健身八卦掌大师周敦如自述
八卦掌大师周敦如自述
2022-09-21

1936年,我出生在河北省高阳县。高阳县与蠡县、任邱、白洋淀毗邻,“平原游击队”“新儿女英雄传”“红旗谱”等故事都发生在那里,是著名的抗日根据地,也是河北省著名的武术之乡、著名的绵拳、翻子拳的发祥地。

我11岁那年,全家迁到了北京,住在河泊厂胡同。我上学的地方离天桥不远,最吸引我的,是天桥的三角市场陶湘九的评书《三侠剑》和《雍正剑侠图》。一听开场白,我就知道说书人要说什么,回回我都听得如醉如痴。

我对武术着迷,也是从看武侠小说开始的。上小学的时候,我就看过《说岳全传》,虽然很多字还不认识,但能把意思看明白,常常看得神魂颠倒。上了中学,字认识得多了,对武侠小说那个着迷劲儿呀,就更大了。像郑证因的《鹰爪王》、宫白羽的《十二金钱镖》、朱贞木的《血涤寒光剑》、王度庐的《铁骑银瓶》、还珠楼主的《蜀山剑侠传》,我都看过。50多年过去了,书里的一些情节,我仍然记忆犹新。

1957年,我高中毕业。我们兄妹8个,我是老大,为帮助父亲养家糊口,我当了小学教师。我的学生骆燕茹是著名武术家骆兴武的闺女。我因此得识骆兴武,拜他为师,学习形意拳和八卦掌。骆先生高大魁梧,留着八字胡,非常雄伟神气,给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之气概。晚年留了山羊胡,又显得慈祥可亲。

骆兴武曾拜师于程式八卦掌创始人程廷华的李文彪。年轻时他在东北军任教官,又和程廷华的侄子程有功(当时程有功为张作霖的卫队长兼张学良的武术教练)同住一屋,受益颇多。他也曾向形意拳大师李存义的徒弟郝恩光学习过形意拳。因此,他对八卦掌、形意拳都有很深的造诣,享誉武术界。解放后,他在北京授徒,“”前曾任北京市武术协会形意拳、八卦掌组组长。

说起八卦掌,就不能不说创始人董海川。清朝末年,董海川将八卦掌这门神奇的武术拳法,传给他的徒弟,形成尹式、程式、梁式、樊式等不同风格的八卦掌,很快风靡北京,波及全国。如今,这种内家拳法,已经名扬全球。我是董海川八卦掌的传人,从一开始就拜对了师傅,学到了八卦掌的正宗和精髓。

我学习武术的渴望能够实现,练功自然非常刻苦。每天下班后,我都到延寿寺街100号——设在老师家里的“兴武国术馆”去练功。一到武馆,第一件事就是拿起笤帚打扫院子,倒垃圾,然后把老师家的水缸灌满,杂活干完了,才开始练功。当时工资低,每月只挣31元,我拿出20元给父母,其余的都孝敬了老师。老师喜欢听京剧,我就在星期六晚上陪老师去听马连良、谭富英、裘盛戎和张君秋的戏;老师喜欢听河北梆子,我就陪老师去看李桂云或中国戏校的娃娃戏。老师的鞋穿旧了,我急忙去内联升鞋店买一双送给他。老师家的茶叶快喝完了,我就赶紧去张一元茶庄买半斤。老师60多岁患了疝气,经常发作,躺在床上动不得,痛苦不堪。我遇到老师发病时,就急忙拿来热毛巾,给老师慢慢压着。后来老师到北京协和医院做手术,我设法借来25元给老师。老师很感动,对我特别钟爱,教得也最多。

我每天除了工作就是练功,所以比别的师兄弟进步快。为了习武,我直到30岁才结婚。在武馆,我先练九尺大枪,再将一米长的铁棍当剑,练习崩、点等招式,最后练习形意拳或者八卦掌。有时候,老师兴致好,出屋看一两眼或动手指点一两下,我顿感获益匪浅。

作为教师,享受寒暑假。暑期是我练功的黄金时间。每天我早晨6点就到天坛公园,蹲下身来先练习走“八卦趟泥步”。经常从北门开始,绕西门,经祈年殿,回七星石。接着围大树走圈,练习八卦掌法。8点多,我穿好衣服,到公园里其他练拳的人那里走走看看。梁式八卦掌名家郭古民先生在大树林弟,我就在旁边听。程静秋先生正在走直趟散手,他是形意拳大师李存义的,我就跟着练练。午后,再陪着老师来到天坛练功。晚上8点钟以后,我提着2斤西红柿,又一次来到天坛,练习各种散手或八卦刀、八卦枪。练累了,就躺在公园的长椅子上吃着西红柿休息。

1963年,在北京东长安街体育场,举办了一次盛大的“全市武术冠军赛”,观众爆满。经过比赛,我获得了成年形意、八卦组的冠军。1979年5月,国家体委在广西南宁举办全国第一届武术观摩交流大会,我获得了八卦掌金牌。1980年全国第二届武术观摩交流大会,我又获得了八卦掌金牌。1981年第三届武术观摩交流大会,我的学生付春梅获得了八卦掌金牌。